读史使人明智!鉴以往而知未来! 中国 / 近代 / 民国 / 元朝 / 晋朝 / 周朝 / 商朝 / 夏朝 / 历史趣事 / 历史剧 / 苏联 / 德国
三三历史网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>  中国 >  晋朝 > 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,成败原因在哪里?

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,成败原因在哪里?

时间:2020-07-15 15:29:23来源:三三历史网作者:旭珠

淝水之战是古代我国一场著名的战役,这场战役中,东晋戎行以劣势兵力战胜了惟我独尊的前秦戎行,为氐族政权的不断扩张按下了停止键。淝水之战完毕后,我国的南北格式被完全改变。

以少胜多,这是这场战役被后世铭记的一个重要原因。据史料记载,淝水之战,东晋的兵力约8万,而前秦出动的戎行数量接近90万之众。

若仅从兵力上看,胜败已是定数,由于对战两边的距离过分悬殊,但战役的开展便是那么的不行预判,淝水一战的结果是东晋大败前秦,并且直接导致了前秦这个北方一致政权的分裂。

固然,战场局势瞬息万变,一场战役的结果无法先知,我国古代以少胜多的战例也不在少数,但在兵力悬殊如此之大的前提下,胜败状况真的只是一句“胜败乃兵家常事”能解说了的吗?明显,并不是。

在笔者看来,前秦的战胜不止源于军事战略,本源在于前秦政权控制系统的不安稳。东晋戎行能以少胜多,在于东晋国内控制相对安稳。

战前,作战两边国内大体局势

东晋:公元317年,司马睿完毕了西晋末年的糜烂控制,在建康称帝,东晋树立,控制规模包含淮河至汉水一带南部的大部分地区。

376年,东晋孝武帝亲政,此刻,东晋国内主要有两大实力――桓氏、谢氏。桓谢两大氏族别离掌控着长江上下游地区。

同年,前秦政权一致我国北方。谢氏一族的谢安升为中书监,总览东晋朝政。为给即将到来的战役做准备,谢安尽力调和桓谢两大氏族的联系。

前秦:西晋晚期,北方的少数民族纷繁割据,氐族人树立前秦政权。357年,苻坚杀掉秦主苻生,自立为秦主。

在汉人王猛及其后代的辅佐下,前秦先后消除了数个割据政权,并远征西域,还攻占了东晋的梁、益两个州,我国北方被前秦一致。

前秦一致北方后,王猛认为攻晋机遇还未成熟,劝苻坚暂不攻晋。王猛身后七年,苻坚认为机遇现已成熟,着手策划进攻东晋,并在378年打响淝水决战前的淮南之战。

由淮南之战的时间能看出,东晋与前秦的战役发生在前秦一致北方后的第二年,东晋树立后第六十一年(此文主讲淝水一系列战役,暂不论前秦夺东晋二州之战。)

笔者观念:此刻,作战两边国内都算不上安稳,东晋替代西晋晚期的糜烂控制仅数十年,政权名为一致,实则被两大实力别离把控。而前秦一致黄河流域仅两年,对手东晋国内虽也是对立重重,但也并非其他小割据政权可比,前秦此刻发起对东晋的战役,实在是有点急于求成了。

秦主苻坚凭借巨大的兵力,自认为消除东晋会像吞并北方的割据小国相同轻松,觉得只需有兵就能打赢,对前秦政权内部是否安稳完全不加考虑。

殊不知,戎行就像金字塔的上层,内部控制系统是塔的根基,塔底不稳,塔顶越巨大,只会适得其反,更快的压塌这座塔。

一致北方仅两年,苻坚就再次发起了对外战役,在这种导致战胜本源的前提下,前秦内部还有数个不安稳要素,一起加重了这一本源,促成了前秦的淝水之败。

其一,苻坚用人不明,亲奸臣,远忠良

对屈服前秦的少数民族上层,苻坚十分宠信,对忠于他的汉族官员却心存芥蒂。即便是王猛般的忠臣,苻坚嘴上说着“如玄德之遇孔明也”,心下仍处处提防。

王猛身后,苻坚愈加自负,用人愈加不察,对忠言听不进去,对奸臣的谗言却多加赞赏。

在伐晋问题上,关于对己方有利的劝止,苻坚一概不听,反而相信野心可见的少数民族贵族之言。在慕容垂等人谗言下,苻坚自认为是,决议伐晋。

其二,比年征战下的兵员厌战,民意渐失

恩格斯曾说:“比年的战役会使乃至是最强壮的国家精疲力竭。”

对晋战役前,前秦因一致黄河流域接连进行了长期战役,有不适合发起战役的三个原因:

榜首,国内耗费严重,物资并不足够。

第二,士兵对战役产生了厌倦心思,戎行士气低下。

第三,已饱受战火的百姓抵触战役,戎行得不到广泛支撑。

此刻,恢复经济本应是前秦的当务之急,前秦太子苻宏在南征前劝谏苻坚,他认为东晋应该伐,但不应该是现在,现在的前秦应该做的是“厉兵积粟,以待暴主”。

苻宏的主张确实是其时的实际状况所在,苻坚本应该承受,先开展经济,安稳政权,继而才有一致全国的条件。

但是,连续的成功使这位秦主日益骄横,不顾其时的客观条件,仓促之间发起了战役,落得个“风声鹤唳”的结果。

其三,兵无战心,致使戎行被敌挑拨

在与东晋戎行在淝水对决之时,由于中心隔着淝水,两边暂时还无法交兵。东晋的主将谢玄派使者像苻坚提议,让秦军先向撤退,之后晋军渡河,两边决战。

前秦军中的大都将领本不同意谢玄的提议,怎么办苻坚求胜心切,认为想趁东晋戎行还没完全渡过淝水时发起攻击就能敏捷打败晋军,所以,苻坚下令戎行稍稍撤退,等晋军渡河。

苻坚没想到的是,这一退,前秦戎行直接溃败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?

朱序是这场战役中使前秦挫败的“大功臣”,朱序本是东晋将领,与前秦作战时被俘,但一直心向东晋。在秦军后撤时,朱序在秦军后方大喊“秦军败了”,秦军后方认为前方戎行现已被晋军打败,瞬间斗志全无。

中了“挑拨计”直接导致战胜,但本源并不在与朱序的这一生大喊,而是出于前秦戎行本身,往深层追究,这是前秦根基未稳作用到戎行上的结果。

一则,不断的战役使前秦戎行广泛疲战,只想快速完毕这场战役,而无关胜败。

二则,前秦戎行中包含很多鲜卑、羌、羯族人,他们自然不肯意为氐族前秦卖命。

所以,苻坚的戎行在一声“秦军败了”的喊声中开端了大溃逃。前秦戎行因自相踩踏而死的不可胜数,剩余人马在溃逃过程中听到耳边的风声与鹤鸣,认为是晋军追来了,更是没命的逃窜。

笔者想说,与其说“风声鹤唳”是前秦戎行对东晋的惧怕,不如说是兵无战心致使的不战而败。

反观东晋,虽然国土被两大宗族别离把持,国家也无力北进收复失地,但就迎战来讲,东晋政权的内部对前秦是有很大优势的。

其一,贤能谢安主政,致力抗秦

建元之后,时政多虞,巨猾陆梁,权臣横恣.其有兼将相于中外,系存亡于社稷,负扆资之以端拱,凿井赖之以晏安者,其惟谢氏乎! ――《晋书》

孝武帝登基后,因姑且年幼,不能理政,此刻东晋外有强臣,又面临着来自北方的要挟。此刻,辅助国政的良臣就显得尤为重要,在国家危险之时,谢安站出来了。

为了挽留东晋这个在风雨中飘摇的政权,谢安采取了一系列措施:

首先,桓温身后,谢安委任桓温之弟桓冲督五州军事并徐州刺史,后转任七州军事兼荆州刺史,达到了“荆扬相衡,则天下平”的意图,调和了桓谢两家的对立,一起对立北方前秦政权。

其次,谢安为人善良谦和,劝导百官,忠心辅佐东晋社稷,对内广行德政,致使百官同心致力于国事,内斗大幅削减。

再次,377年,因晋军在与前秦的交兵中处于劣势,广陵此刻也无良将把守,为改变战局,谢安不顾谣言议论,极力举荐自己的侄子谢玄镇守广陵,担任长江一线的军事防卫,而谢玄也不负重托,选拔强将精兵,训练出了强悍的“北府兵”。

是时朝廷方以秦寇为忧,诏求文武良将可以镇御北方者,谢安以兄子玄应诏。超闻之,叹曰:“安之明,乃能违众举亲;玄之才,足以不负所举。”――《资治通鉴卷榜首百四》

由上可看出,东晋虽然国势已衰,在大敌当前的时间,仍有国士“奉命于危险之间”,主导国家战事,周旋国内不同实力,调和内部对立,尽力使国内力气一致对外。

其二,国人对本国戎行的支撑

苻坚决议南下攻晋时,遭朝中大臣劝谏,认为东晋是由汉人树立的国家,虽然气势以衰,但仍被国人拥护,在被外族侵略的状况下民间必然也会有声势浩大的反抗,再加上长江天险,攻晋必定会阻力重重。

只需苻坚稍加考虑,就会发现这位大臣的谏言完全是其时的实际状况。东晋虽势弱,但与前秦有底子上的不同――东晋是汉族树立的政权,汉人占其人口的大大都。在民族存亡的关键时间,东晋国内很多的汉人必然会一起反抗侵略的外族,前秦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但是,求胜心切的苻坚对臣子的劝诫不屑一顾,致使其戎行在东晋军民同心的浩大反抗声中狼狈而还。

其三,抗秦主力“北府兵”的军心可用

受托镇守广陵之后,为有效抵御前秦的攻势,谢玄组建了精良强悍的“北府兵”,也正是这支戎行在淝水直接击退了惟我独尊的前秦军。


结语

两军决战淝水,从两边声势上看,取胜的本应是前秦,但它败了,败在了根基未稳就急于发起新的战役。看似强壮的前秦对内控制的不力之处在战役中敏捷显露了出来,并敏捷击垮了这个外表昌盛的政权。

虽东晋国内也是对立重重,与前秦作战本无任何优势,但在本国名士的主导下,内部对立暂时趋于平缓。在国家民族的存亡之际,国民也深知大义,一同抗秦,可谓“民意可用”。

前秦有强壮的兵力,但它的政权内部有诸多不安稳要素,不足以支撑前秦发起大型军事行动。东晋则与之相反,使用相对安稳的内部控制控制为数不多但战力强悍的戎行。由此,当两边交兵于淝水时,孰胜孰败,也许冥冥中早已注定了。

司马氏专权 元朝地图 三星堆遗址 劳荣枝 民国四大美女 分享 上一篇: 淝水之战的失败败在哪里?不能够了解自己,还装作了解对方 下一篇: 魏晋南北朝十大美男之凤皇止阿房——慕容冲(三)

24小时热文

推荐新闻
最新标签
回到顶部